九江职业技术学院组织收看“最美人物和红色故事进校园,今日,北京、深圳等地曝出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信息,原发地武汉更是在一夜之间被爆新增136例。一时间网络上炸开了锅,大家都在疯狂转发“如何避免感染新型肺炎”的科普文。

  其中就有“避免到封闭、空气不流通的公共场合和人流密集的地方”,肺炎来势汹汹,使得无辜的电影院遭受波及。

  据最新消息,全国有多达471家影院在春节前三天无法放映《唐探3》、《夺冠》、《囧妈》、《姜子牙》和《紧急救援》五部影片。

  原因是他们被电影局查出有“偷票房”的行为,即第三方票务平台上他们的售票收据和他们提供给专资办的售票数据不符,甚至后者数据比前者少了10万元以上,更遑论那些没有走线上售票的票房了。

  于是乎,各片方统一配合电影局对行业进行“净化”,决定在春节档前三天“封杀”这些影院,不给密钥。

  据悉这些影院全年能产生19亿的票房,而春节档恰恰是这些下沉影院最为重要的档期,业内推测,它们在春节档前三天内能产生1.5亿元左右的票房收入,对于片方而言这又是一种损失。

  此外,《囧妈》、《夺冠》、《熊出没》今天纷纷宣布提档到大年30,虽然看似增加了一天的票仓,但如果产生口碑的提前崩盘,对后续票房的影响更是难以预估。

  从新型肺炎致使观影环境产生不确定,到片方纷纷提档流露出的发行方的不确定,再到471家影院被封杀的放映端的不确定,目前看来,整个春节档都被浓浓的不确定性所笼罩。

  一觉醒来,就看到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新增136病例的有关新闻。北京、广东、浙江等地也先后确认新增病例。武汉卫健委最新通报称,已从“未见明显人传人”,改为“不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傍晚,新闻联播的通报更是增添了全民的危机感。

  这一系列官方通告给本该喜庆热闹的春节,蒙上了一层潜在的恐慌色彩。而预防感染的方式之一就是避免到封闭、空气不流通的公共场合和人流密集的地方,首先中枪的地方便是电影院。

  春节档也被戏称为“春运档”,是我国一年一度的大票仓。以2019年春节档为例,大年初一有超过3000万观众走进影院,整个七天,1.31亿观影人次,堪称年度最大的群体活动之一。如果疫情进一步扩大,观众出门看电影的冲动也一定程度会大大削弱。这样消极的环境直接反映到今日集体跳水的影视传媒股上。

  再加上今年春节档的预售时间堪称有史以来最晚,临近大年初一前一周才正式开售,无疑对片方和影院的市场反应及调整提出了更高要求,从预售成绩来看,整体的观影氛围也不如去年。

  自18日零点开启预售后,和去年三强分天下的预售数据相比,今年只能用“一超多强”来形容。据猫眼电影统计,截止到20日晚上7点30,今年春节档首日(或许要改称为次日了)票房达2.7亿,《唐探3》以约1.54亿元取得第一名、而第二名的《姜子牙》与其差距甚远,只有3197.31万元,第三名的《囧妈》为3097.7万元,《夺冠》《紧急救援》《急先锋》则刚破千万。

  其他六部电影的预售票房加起来都够不到《唐探3》,第一名正以碾压级的优势一骑绝尘,对其他影片的排片量及口碑发酵空间造成直接威胁。

  在这种形势下,如若疫情进一步发展,观众或会更倾向于只选择看一两部口碑最好的影片。

  有趣的是,就在今天中午一点零八分,徐峥发布微博,宣布“《囧妈》提档至大年三十上午八点”。

  多位影院经理向娱乐资本论表示,因为今年的票补总量被严格控制了,现在发行方少了很多促销手段。三部提档的影片应该是想要通过“抢跑”,改善目前大年初一的不利局势,拉长口碑发酵期,来带动后续排片和观众上上座率。

  一位影院经理王先生向小娱表示道:“即使是黑马影片,第一天的排片也务必在8%以上,否则就沉寂了,《流浪地球》的排片就有11.4%。因为口碑发酵需要有一定的观众体量,大部分观众还都在家团圆的年三十显然达不到这个量,我觉得效果达不到片方的初衷。本港开奖直播现场尚未提档的影片倒是可以打一打,不给影院添堵这个宣传点。”

  确实,此举却引来大量影院经理和发行人员的不满,本在年前可以稍作休息的他们,现在要赶班加点的准备排片等影片上映前的一系列工作。

  未准备提档的影片《急先锋》借此机会进行营销,打出“除夕在家看春晚,初一再看急先锋”和“抱抱全国影院的兄弟姐妹”的宣传语。春节档尚未正式开启,浓浓的火药味就已经燃起。

  宣布提档后不久,徐峥好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第一次进春节档,提挡是希望满足一些早放假的热情观众,的确是为了提升假期的票房,也是为了影院利益出发。”同时向影院经理道歉,“事前都有和影院经理勾通。可刚才看到一些影院工作人员的埋怨,心里很欠疚,已经联系影院工作群发红包作为补偿。”

  当大部分影院经理在大年三十还要紧锣密鼓地开展工作时,有一部分影院却面临着春节前三天剥夺资格,无法放映《唐人街探案3》、《夺冠》、《囧妈》、《姜子牙》和《紧急救援》五部影片的情况。

  近期网上爆出消息:“国内一些影院被查出其在第三方平台的票房数据与他们报给专资办的票房数据相差10万以上。如果他们补齐票款,可于正月初一到初三照常放映《熊出没》和《急先锋》,初四起才能获得其余五部影片的密钥。”

  消息最后还附有一张表格(大家可在河豚影视档案后台回复“影院名单”,获取471家影院完整名单),清楚的列出多达471家影院的具体名称和所属院线。称这些影院去年共计产出票房18.94亿,截留票房超过2.95亿,占到总票房的比例高达15.57%。

  Q女士管理的广东某偏远地级市一家影院正在这471家影院之列,她告诉河豚君,自己也是从网上得知遭受处罚的消息,随后才接到院线的口头通知。“我们没有接到任何通知,只是由院线给我们口头通知说有五部影片暂时没法放映了。”

  通常春节档影片的票房能占到这些下沉影院年票房的六分之一。春节档出问题,上了名单的影院经理们如坐针毡。

  “我们很着急啊,现在还不能确定春节档期间是否可以拿到春节档影片的密钥,很多客人都在催我们,但我们也只能坐等院线的通知。”Q女士向小娱抱怨道。

  看着别家影院都已经开始预售,Q女士更是着急:“春节前不让预售也行,只要大年初一能够让我放映,我就能够立马排片,票一样可以立马卖出去的,现在问题就是还不知道大年初一让不让我放啊!”

  至今Q女士所在的影院只做好了《熊出没》和《急先锋》两部影片的预售和排片工作。

  相比之下,江苏北部一家影院的经理郭先生得到消息后选择立马做出应对方案。早在12月27号,他就接到所属院线发来的信息,说影院遭到处罚,初四才能获得《唐探3》等五部影片的密钥。

  他也不知道是由谁做出的这个处罚,只能尽力保春节档,做好正月初四以后的排片工作。

  没有提前看过片的他,按照目前各影片的宣发情况,在初四那天给到有大量物料的《唐探3》37%的排片,随后是《姜子牙》和《急先锋》。“《夺冠》的物料太少了,我几乎都没见到。所以即使我们可以放映《夺冠》了,我也不会给它很高的排片。”

  同样在封杀名单之列的北京某影院,却已经开始预售大年初一《夺冠》的电影票了,而《唐探3》、《囧妈》和《紧急救援》则只有正月初四以后的预售信息,《姜子牙》彻底消失不见。

  为什么这家影院提前预售《夺冠》呢?对此,这家影院的经理李先生向小娱表示不方便透露。

  影院在春节前三天无法正常放映影片,不仅涉及471家影院的生存问题,影院减少的票房收入还可能影响影片的票房,对片方也有一定损失。

  “这些影院大部分都不是主力影院,他们的票房收入首先就不多,而且本来接受处罚就是因为偷票房,春节档即使给他们影片放映,票房也都被偷了,也无法给片方产生多少票房。”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吐槽到。

  当小娱向官方电影局市场处人士咨询此事时,对方的回复颇令人意外——不给影院密钥其实是片方自己做出的决定。电影局确实通过第三方数据机构,了解到影院“偷票房”的情况,也于12月6日召集院线开会说明了此事。但是给不给密匙,官方并没有下,而是片方作出的决定。

  有业内人士对此表示:“电影局这两年都会以规范市场为先导。对影院有处罚权的电影局此次把处罚交由片方来做,可能是因为市场的事情由市场自己解决吧”。

  对于此举,那些规范营业的影院则表示出强烈的支持,某影管的工作人员老刘忿忿的向小娱说到:“偷票房首先会伤害片方和发行方的利益,没有人去做好电影,行业就没有新鲜血液;其次会导致数据不准确,也没法为影投、影管方的投资、经营行为提供依据;最后这种通过违规手段获得收益提升竞争力的影院对其他影院也有影响。”

  春节档无论是对片方还是对影院来说,都是异常重要的档期。据推算,这471家影院在春节档期间能够产生近3亿元的票房,春节前三天的票房更是能占到近一半,即1.5亿元。

  不过也有影院经理向小娱表示了自己的难做:“如果不偷票房,我们这个小县城影院根本就无法挣钱,春节档这个占比快四分之一的档期还不让我们放,那我们只能选择关张大吉了。”

  看起来,无论对片方还是影院,有了票补控制和预售延迟,再加之疫情恐慌和封禁影院双杀下的今年春节档,都将成为有史以来,“不确定性最高的春节档”。